零卡飲料的健康危機

聚餐聚會,不少人喜歡選擇零卡系列的汽水,因為他所添加的代糖像是阿斯巴甜(aspartame)、糖精(saccharin)或蔗糖素(sucralose),都只需要添加一點點就能產生足夠的甜味,以至於他的熱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看似是個能滿足口慾又健康的好選擇。

不過,可別以為少掉了熱量就沒事了!人工代糖以及碳酸類飲料仍舊潛藏了不少致病危機在內。

因為,美國德州大學一份花了10年的追蹤統計報告發現,有飲用零卡系列習慣的人比起無飲用習慣的人,腰圍增加了70%。進一步分析,一日飲用兩杯以上的人,其腰圍增加的幅度高達5倍。(結果零卡飲料並沒有真正幫人減少熱量攝取!

[divide]

會造成這個現象,可能是因為攝取了人工代糖所以導致身體錯亂。因為人工代糖的甜度遠高於真正的糖類,所以讓身體以為吃進真正甜的食物。這些代糖在身體產生的效果跟一般糖類沒甚麼兩樣,也會讓你的胰島素升高,讓你的身體進入到儲存脂肪模式,導致體重上升。(註1

還有另一個原因:心理因素,也很有可能是此種現象的禍首。「當你知道你所喝下的液體是無熱量的時候,你可能會把你的薯條加量、漢堡加倍、甜點加大,結果吃下其他更多的食物。」營養學家Cassie Bjork說。

 

coke zero - itemmaster SLIDE

 

危害似乎還沒完。

明尼蘇達大學的研究指出,每天一杯零卡飲料,會讓你產生代謝後遺症(高血壓、高血糖、高膽固醇、腰圍增厚)的機率上升36%。「也就是增加心血管疾病、中風及糖尿病的風險。」Bjork說。

邁阿密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的共同研究也指出,零卡系列的愛好者比起不喝者,罹患血管方面疾病的機率高出43%;特別的是,飲用正常的含糖飲料反而沒有這些現象。(註2

另一方面,零卡系列的飲料雖然不具任何熱量,但他也不具任何營養價值。「永遠選擇水。」Bjork說,「水是人體中含量最豐的物質,用任何不是水的東西去替代絕對不是件好事。如果想要滿足一點口慾,氣泡水或檸檬水都優於零卡飲料。」

 

Big-Red-Zero-Calorie-Soda-Drink

 

其實早在1989年就有研究指出,零卡飲料內所添加的阿斯巴甜,可能會導致部分減肥者頭痛。(註3)「在我的病人當中,那些有偏頭痛症狀者,也有長期飲用零卡飲料的習慣。」Bjork說。

近期也有一份在美國大學神經研討會上的研究報告指出:每天飲用4杯(4*350cc)碳酸飲料的人,比起不碰含糖飲料者,多了30%的機會更容易感到情緒低落,而且不論是正常含糖或零卡系列皆有相同結果。(註4

2006年一份發表在美國臨床營養學期刊(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)的報告發現,可樂等碳酸飲料,不論是正常或零卡,都會降低女性的骨質密度。這對已經暴露在骨質疏鬆危險中的老年婦女(60歲以上)更是一個嚴重警訊。

[divide]

結論:

別以為零卡系列的飲料就健康很多,其中還是潛藏諸多危險,提醒自己適量飲用!

喝水是你最健康的選擇!

[divide]

註1:多項研究(2)(4)顯示阿斯巴甜與糖精類等人工代糖會對胰島素產生影響,但仍有許多機構像是FDA(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)指出阿斯巴甜非常安全,不會對人體有健康危害。 有趣的是,司博特在查資料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,夢到阿斯巴甜在美國一年的生產量超過十億噸。

 

註2:研究人員註明,此現象可能屬單一結果,目前仍需更多的證據來證明零卡系列對健康的直接影響。

 

註3:該研究尋找190名有頭痛症狀的病患,交叉比對酒精、阿斯巴甜、糖類三種物質對他們頭痛的影響。結果酒精導致頭痛的比例為49.7%,阿斯巴甜導致頭痛的比例為8.2%,糖類導致頭痛的比例為2.3%。所以該研究結論出阿斯巴甜可能會對某些人產生頭痛。

 

註4:研究人員甚至認為,零卡系列或水果雞尾酒更有可能加劇此一情況。可是研究人員也提醒,目前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能證明,但這個發現值得大家注意。

[divide]

參考資料:
1.Health.com

2.DietitianCassie.com
3.Katherine L Tucker, Kyoko Morita, Ning Qiao, Marian T Hannan, L Adrienne Cupples, and Douglas P Kiel (2006) Colas, but not other carbonated beverages, are associated with low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older women: The Framingham Osteoporosis Study
4.Ferland A, Brassard P, Poirier P (July 2007). "Is aspartame really safer in reducing the risk of hypoglycemia during exercise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?". Diabetes Care
5.Lipton RB, Newman LC, Cohen JS, Solomon S (1989) Aspartame as a dietary trigger of headache
6.Just T, Pau HW, Engel U, Hummel T (November 10, 2008). "Cephalic phase insulin release in healthy humans after taste stimulation?". Appetite 238 (4): 622–7

[divide]

請勿抄襲、剽竊司博特網站文章,違者必究,如需轉載、引用,請務必來信取得授權,並附上作者及來源處;
轉貼網址則不限,歡迎分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