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因為堅持才能看見希望」!台灣划船代表隊

目錄
[hide]

 

小草精神

「當我們還年輕的時候,什麼東西都沒有,都用最爛的,跟別人借,不過我們死命都要贏過那些人!就像岩石縫中的小草,風吹雨淋還是會長大。」這個精神一直延續到現在每一個學弟身上。

從創辦第一屆只有9名成員。到現在,這群內湖高工出身的划船選手已經代表台灣,南征北討殺下不少重要戰役!

在台灣,划船不只相對,是絕對冷門地運動。起源於歐洲半島的划船運動,在亞洲也不甚熱門,國內參與人數更比不上棒、籃球等熱門項目。

究竟是什麼樣地動力、吸引力讓一夥年輕人願意犧牲青春,划出與眾不同地年少回憶。
 

 

超過八年時間,這群台北囝仔,夏天都要遠赴宜蘭進行移地訓練。以內湖高工及育成高中為主的兩隻船隊,一起在冬山河進行暑訓。
 

堅持

這天司博特專程趕往宜蘭,只為了一睹這隻在東北岸的堅毅船隊。天色漸亮,外頭塵霧、玉露滿布。五結鄉的早餐店還沒幾家開始營業,我們就得上路,開始一整天的划船人生。很難想像,空著肚子、睡眼惺忪地選手怎麼面對待會一連串訓練。

以一艘四人項目的船隻為例,光船身就重達52公斤。選手必須自己從船室搬出下水。想像一下剛睡醒你就得搬張沙發椅出門(多麼折騰)。然後拿著你的槳準備划冬山河三大圈的距離(以成人隊為例:長達20公里),前前後後將近兩個小時。

大概划完第一圈以後,太陽已經冉冉升起。這時陽光非常刺眼,並且非常熱。我們就像見了日的筍子,苦不堪言。經過了大約兩小時的划船訓練,選手開始收拾,往基地移動。邱惠珍教練兼職良母準備開伙,做早餐慰勞辛苦的選手。
 
DSC_0347-03
 
教練不諱言,加入划船隊是條辛苦地道路。當別人暑假在享受陽光、沙灘、海的時候,選手只有早起、划船、冬山河。沒有剉冰吃,偶而才能有教練的愛心仙草蜜消消暑。

不受重視對運動員來說,是尊嚴上最沉重地包袱。也因為不夠普及,划船運動在台灣鮮為人知,相對地造成了資源匱乏、環境不夠完善等內部問題。看在教練與選手眼裡都是相當巨大地發展阻力。

除了犧牲玩樂,還得面對這些難以改善的環境問題,究竟是什麼樣地魔力留下這些天真純樸的孩子。
身為元老級賢拜,蔡御仲、楊祐豪、莊曜銘,不只帶著司博特體驗划船生活,也將首次在鏡頭下吐露划船人生。

 

蔡御仲

「沒有槓片就拿石頭吧」!初次見面,就把對於划船地熱愛溢滿鏡頭。頂著一顆勁爆雷鬼頭,說話風趣地他,一點也感受不出划船運動的沉悶。

Q:你在這個訓練基地多久了?

A:最早時我們是跟冬山河借住,後來因為他們人數變多,沒有多餘空間,我們才搬出來到現在這個訓練基地。才有自己的場地可以使用。

Q:這個訓練基地囊括多少隊伍呢?

A:基本上以內湖高工、育成高中為主,再加上我們這些台北市代表隊的選手。

這些市代表隊的選手也都是從這個體系出生的,基本上可以算是一家子。編輯很納悶兩所高中學校回到賽場上肯定是對手,現在卻在同一個場地訓練、資源共享?

蔡御仲說道,其實我們關係都很良好。雖然是對手,但是在練習時我們也不會吝嗇給予意見啦。這樣資源共享地交流價值,體現了運動員無私地專業精神!

 
S__4235548-04
 
以前真的是到處跟別人借器材,我們什麼都沒有。很現實的是,到了比賽,別人不會把最好的東西借給你。也許是因為這樣,現在的蔡御仲,對於「分享」格外有感。

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畢業,目前就讀中國文化大學運動教練研究所。很顯然,划船這條路,會一直走下去!當司博特問到將要邁入社會,未來怎麼規劃?蔡御仲毫不猶豫地說,如果可以當然想一直划下去。

「希望可以持續多學並且貢獻在划船這條路」,這是蔡御仲的抱負。督促自己要多學更多知識,幫助學弟妹,持續傳承,將這把船槳不止息地接續下去。

加入划船隊到現在已經八、九年了。問到最印象深刻地經驗,莫過於去年仁川亞運,因為沈船而錯失了奪牌機會。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很遺憾,但是我們器材不如人,經驗也不夠,只能下次再來。

一言一語都訴說著對於外界關注地渴望。划船也許不是主流運動,但有一票滿腹鬥志地年輕人,穿著中華隊藍白戰袍,為了榮譽而奮戰。你看見了嗎?
 
DSC_0361-05
 

楊祐豪

「未來我要走廣告影像」。乍聽之下還以為錯頻了。頂著世界盃國手頭銜,在體育役退伍之時也決定寫下運動生涯的句點。

Q:最印象深刻地一場賽事?

A:世界盃。我20歲那年去比的,當時在立陶宛比賽。我搭了15個鐘頭的飛機,還轉了兩次機才到達這歐亞古國。跟蔡御仲一樣,楊祐豪也是高中開始練划船。不過祐豪可不能算完全自願來練的。高中升學考試意外地落入了內湖高中。清楚記得就差兩分,不小心來了內湖,可見當時應該相當失望呀。(笑)

世界盃的經驗讓楊祐豪感到震驚!除了震驚還是震驚。立陶宛海岸線長達99公里,善於水性毫不意外。身為主辦國,就像立陶宛知名的國家籃球隊一樣,實用派地風格展露無遺。每一個環節細心謹慎,讓祐豪深感台灣與他們的差距…
 
S__423554501
 
專攻四人項目的祐豪其實是國內主力選手,在安徽亞洲錦標賽刷新團體紀錄,並且只差一個名次就能奪牌,雖然可惜不過表現有目共睹。對於人才流失司博特也相當感概。

祐豪不是體育班出身,今天的成就是他咬牙追上與同儕差距所換來的,背後的辛酸沒有人惦記,只有他自己明白為了划船付出了多少。

Q:這樣毅然決然地離開不會感到可惜嗎?

A:給自己一個完美的ending!這段回憶很美好。我覺得這幾年下來給自己的目標都達成了,沒有遺憾。

在訪談中,楊祐豪的眼界打動了我。離開一直都是最艱難的選擇,何況這是份重達八年的感情。每一次國外比賽都讓祐豪深深地省思與學習。身為佳句達人,我希望他能跟學弟妹們說些什麼:

「是因堅持才看到希望,而非看到希望才堅持」!堅持是最重要的,然後對得起自己就好了。台灣划船運動要多跟世界接軌,要有遠見,我相信我們能越來越好。

 
S__4235539-07
 

莊曜銘

大家都叫我老莊。一開始我接觸很多運動,包括鉛球、拔河、籃球。其中以籃球為主。

Q:當初為何想進划船隊?

A:當時剛好遇到學校要開第一屆的體育班,剛好受到老師徵招,就試試看吧。另一方面其實也意識到自己身材條件不好,籃球可能無法打長久。想說先為自己另尋出路好了。(拍拍)

這是莊曜銘在運動生涯第一個莫大的決定。籃球運動除了風靡,在高中生的生活中也才是主流。然而熱愛運動地老莊,居然義無反顧,投身全新地項目。這個決定讓編輯們感到吃驚。

熱血激昂的高中生,要認知到未來發展,能展現這樣地熟度,莊曜銘不愧江湖人稱:老莊!

 
S__4235540(1)-08
 
才剛進划船隊就練到不能走路?!高中訓練時因為某個動作過度訓練,一覺起來,居然沒辦法走路。聊到那次經驗莊曜明笑了出來,帶著一點羞澀與懷念。老莊一點也不沉悶,說起話來中氣十足,整個人也是充滿朝氣。就像河面上的船,整齊磅礡。

不過老莊也說了,划船運動其實相對其他項目,受傷機率算低。只要動作標準其實不太容易受傷。不要擔心,快來練划船啦!

跟蔡、楊兩人一樣,莊曜銘也是國際賽經驗豐富。談到海外經驗,莊曜銘說道:他們身材都超級魁武,明明才18、9歲,但看起來卻是30歲人的完整骨架。基本上台灣只有輕量級可以跟老外一較高下,畢竟他們身材優勢太明顯了。

Q:我們有跟那哪些隊伍保持比較密切的交流嗎?

A:香港隊吧!我們的關係比較好,他們也時常來冬山河移地訓練。像是今天早上就有幾所學校跟我們一起訓練。另外我們也比較常前往中國移訓,接下來八月初我們馬上就要飛往北京進行今年度的移地訓練。

 
S__4571144-09
 

Q:練了那麼久的船,跟司博特的粉絲們分享一下划船這條路吧?

A:環境真的很現實啦(笑)!在台灣沒有職業隊,我們也是要生活,所以就是拚獎金當作月薪這樣。沒有成績就真的什麼都沒有。很多以前的隊友,都已經回歸士農工商了。

加上台灣社會氛圍對於運動其實沒有很大彈性,國外你工作可以請個長假去集訓去為國爭光。台灣很難,很少有企業會給這樣的空間,若是這個假要硬請,回來可能連位置都不知道去哪了吧。

台灣的比賽很不定期,你說要像國外一樣進行年度規劃、集訓,其實不容易。所以自主性要很強,才練得動。

所以啦~我一直很努力,當然我也很感謝家人,一直無反顧地支持我,讓我得以有今天的成績。接下來因為生涯規劃,我會慢慢往體能教練的領域去進修,接著轉換跑道。我會持續熱愛運動的!

但我還是希望划船隊可以在台灣越來越受到重視。有運動是好事啊,你看這些學弟妹,來這裡適應團體生活,不會變壞。我們有老學長在,可以相互扶持。接下來期盼國內可以更重視科學化訓練,願意投資才能有收穫,我們才跟得上國外腳步。

 
S__4571145-10
 

划船運動跟司博特原本想的有點落差。在水面上大家是戰戰兢兢地划,沒有太多喊聲。項目種類豐富,從各個人到八人都有,當然他們有個完整的船室,存放著這些「生財工具」

雖然說是屬於自己的訓練基地,但環境稱不上派頭,頂多就是還住得下去就是了。重訓架子自己焊,訓練器材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,大家擠一擠將就著睡。當然不會是在冬山河內的高級社區,你得深入阡陌才能找到這個「基地」
 
DSC_0309-11
 
但是選手們從沒抱怨。器材克難,我就加倍練。穿上中華隊戰袍,代表國家、代表縣市。二話不說,拚就對了!

你很難想像打回來的滿載榮耀與這個訓練環境是同一隻船隊。

環境改善需要用心推動,每一個你都是划船隊的重要支持。不要吝於表露你的熱情與關注,台灣隊需要你,當然划船項目也是。

一天一夜地划船生活結束了,我覺得有點空虛。因為看見他們的困境,但我無法改變什麼。司博特將持續關注台灣划船運動,期待你與我們同在!

 

 

請勿抄襲、剽竊司博特網站文章,違者必究,如需轉載、引用,請務必來信取得授權,並附上作者及來源處;
轉貼網址則不限,歡迎分享!